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椿桦评论

别摸石头,请《摸着良心过河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椿桦  

椿桦,时事评论员、专栏作家。主编《中国年度时评》,著有畅销书《舆论尖刀》。新著《异论中国》已于2010年8月出版上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献血功臣”遭遇能否推动“血债血还”?  

2012-04-28 09:43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“献血功臣”遭遇能否推动“血债血还”? - 椿桦 - 椿桦评论假如献血者兑换“无偿血”时困难重重,而不献血者通过权钱可顺利得到,那必然会压缩血源,导致“血荒”积重难返
  
  
  温州市中心血站站长和一位副站长日前被免职,事情起因于该市“献血功臣”王女士用血遭拒。报道称,王女士10多年间累计献血达1600毫升,但其丈夫因手术需用血时,血液中心拒绝直接提供,要求她“再献”,而王女士此时已过55岁献血年限。“一人献血,全家受益”的口号因此事再受舆论质疑。
  
  印象中,这是近年来“血荒”背景下影响最大的事件之一。尤其是今年以来,全国各地媒体几乎都重点关注过当地手术用血告急的现象。许多病人因难以等到相匹配的手术用血,而被延误治疗时机,有的甚至因此失去生命。此现象早在一些地方衍生出一个土政策,名曰“互助献血”——病人要用血,其家人必须先献血。许多持献血证的人也被纳入“互助”范畴。我本人就有过相同遭遇:去年夏天,我妻子住院手术,我就“被互助”过一次,尽管我此前已经“光荣”献过血。
  
  这说明,“一人献血,全家受益”之法律精神所遭遇的尴尬,并非个别现象;处分两位站长也远不能解决日趋紧迫的“血荒”问题。如报道所示,针对两位站长的免职,温州市卫生系统一位官员认为他们“有些委屈”,他说,温州的临床用血达到浙江省的三分之一,血站供血压力极大。一些网友也认为,处分两位负责人并不能解决血站缺血现实,何况这也不是温州特有的现象。
  
  不过以我所见,处分两位负责人是必须的,其他地方如果发生类似的恶劣事件而没有处分责任人,则是其他地方的不对。因为处分责任人,是在展示认错的姿态,尽可能减少事件对血站公信力产生的不良影响。至于认错后能否彻底改正,则是一个比较大的系统工程,这需要全国各级与各地政府部门共同反思和寻求对策。
  
  首先必须反思,为什么血站越来越缺血?目前的献血与临床用血,其过程是否足够透明?显而易见,缺血缘于供需矛盾,献血量与用血量之间存在很大差距。这里需要解决的问题是,让公民有足够的献血热情,而所献的血都用在病人身上。但是2009年曾被媒体广泛报道过的“血浆浇花”事件,开始引起人们对用血监管机制的担忧。事后成都市卫生局处分了责任人,并解释称当事医院卖给花农的血液已经变质,但医院报废血液的程序违规。不过两年后,成都的媒体又报道了“人情血”与“安慰血”的新说法,加深了人们的疑虑。
  
  毋庸置疑,当下缓解血荒问题的关键,在于狠抓用血机制的公信力,提高公众献血积极性。假如献血者兑换“无偿血”时困难重重,而不献血者通过权钱可顺利得到血,那必然会压缩血源,导致“血荒”问题积重难返。
  
  建立血液“通存通兑”机制,是提高公众献血积极性的良策之一。根据相关法规的精神,献血行为,相当于将血寄存在血站,血站就欠下了用户的“血债”,当用户需要时,必须“血还”。上个月,广州在全国率先建立的“血液银行”,是一个很好的尝试,各地可以借鉴。从长远来讲,每个公众都有献血的意愿和现实需求,因为每个人都要预防生病,而提前向血站存储“救命血”,就像在银行存钱防老防病一样正常。假如银行在储户需要时以没钱为由拒绝支付,那银行的诚信必然破产。血站亦然。但愿,温州“献血功臣”事件能加快促进各地用血机制的改革,确保“血债血还”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928)| 评论(1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