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椿桦评论

别摸石头,请《摸着良心过河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椿桦  

椿桦,时事评论员、专栏作家。主编《中国年度时评》,著有畅销书《舆论尖刀》。新著《异论中国》已于2010年8月出版上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最大的腐败”何以风险最小?  

2012-04-23 09:48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如今的城市,缺房住的市民比比皆是。但你可晓得,有许多专为困难群众建造的保障房却没人愿住?先从《经济参考报》昨天的一篇报道说起:近日不断有消息曝出,部分城市首批公租房遭“空置”,与公租房建设热潮形成对比的是,上海、南京、武汉等地的公租房乏人问津。据了解,位置偏远、价格偏高,是公租房受冷落的主要原因。
  
  我一度以为这是条旧闻,因为早在五、六年前,关于经适房建在偏远地带而受冷落的报道曾一茬接一茬。直到近两年,这类消息就没怎么听说了,我以为这是政府部门知错就改的良好表现。现在再听到这种事儿,怎不叫人吃惊!
  
  偏远地带的经适房不适用于低收入上班族,有私家车的人便可取而代之,这里牺牲了公平,但好在没造成较大资金的浪费。而偏远的公租房却不一样,限于户型、面积和只租不卖的约束,有钱有势的人是看不上的;因为交通、购物不便,拿来转租给别人同样徒劳无益。所以,这类公租房的命运很可能就是摆设。但此种摆设却是庞大的财政资金换来的,想想看,让它们闲置在荒草萋萋的郊野,会是怎样的浪费?而造成这一结局的,便是人们熟知的一个概念:盲目规划。
  
  如果说某些地方官将经适房规划在偏远地带,是有意为难低收入者,那么将公租房规划在偏远地带,便是惯性思维使然——它可以叫“狗眼看人低”,也可以叫“拍脑袋”。这种思维的定势便是低收入者不配占用市区“黄金地块”。当然,决定此类思维的,归根结底还是权力的强大、长官意志的高高在上。于是乎,一项本需科学论证的规划,部门长官只需依照思维定势,便可拍脑袋决定。
  
  说起来,拍脑袋规划根本不能叫规划。何谓规划?最通俗的解释是先守规,再计划。若既不遵循法规,也无前瞻性计划,这样的决策便无异于“烧钱游戏”了。但在官方那儿却另有个称呼,叫“决策失误”。在此称呼下,违规官员几乎不用担心有什么风险。
  
  但“决策失误”造成的浪费,却很吓人。如大家所知,一个拍脑袋的项目,最常见的结局便是推倒重来。这些年,“先建后炸”的事儿咱都没少见。譬如,曾被舆论热炒的“三峡明珠观光塔”,主体工程完成后就一直闲置着,后来按“烂尾楼”处理,爆破拆除了。又譬如,南通新火车站建成后闲置两年,同样是没投入使用就被炸毁,官方称新站建得太小不适应形势。还有厦门高崎联检大楼,建成后居然闲置了14年,最后的命运也是被炸毁。
  
  审计署在2010年底报告说,部分决策失误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。而在此前,世界银行发布的数据显示,我国“七五”到“九五”期间的投资决策失误率为30%左右,经济损失约4000亿~5000亿元。2006年6月,时任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在中科院的一个论坛上发言称“因领导人决策失误带来的巨大浪费,比装进个人腰包更严重!”一些学者据此认为,决策失误是最大的腐败。然时至今日,盲目规划与决策的责任人,所担的风险远比贪污受贿要小得多,多数官员甚至根本不必被追责。
  
  为何?一方面是因为多数错误的规划决策属于政绩工程,而这样的工程也是相关责任人上级的政绩;另一方面则因为,我国尚未在法制层面建立健全领导干部决策失误负责制,党纪政纪对此虽有提及,但约束力有限,执行力不强。相反,有的地方甚至建立了领导干部决策“试错”与“容错”机制,真可谓宽容有加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8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