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椿桦评论

别摸石头,请《摸着良心过河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椿桦  

椿桦,时事评论员、专栏作家。主编《中国年度时评》,著有畅销书《舆论尖刀》。新著《异论中国》已于2010年8月出版上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听证专业户拾不起我们丢弃的权利  

2011-07-20 10:58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听证会这玩意儿如今在许多百姓眼中,大概连鸡肋都算不上。但成都有四位市民多年来一直以听证为乐,人送外号“听证专业户”。其中64岁老人胡丽天被指先后支持过多种涨价,她因此被质疑为政府安排的托儿。前天,胡老太向媒体澄清自己不是托儿。她表示,7年来她报名了40多场听证会,被选上23次。之所以频频参与听证是因有话要说,并且自己并没有代表谁。
  关于胡老太是否听证的托儿,网上议论得颇为火热,基本上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她是,哪怕她极力澄清也没用。这种汹汹的民意所指向的显然不是胡老太本身,而是政府听证会的公信力让人们伤透了心。所以说起来,胡老太是不是托儿,是件无关紧要的事儿——她是,或者不是,听证会的形象都在那里。何况过去“伪听证代表”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。
  我想这里需要注意胡老太所讲的两句话:一是,她表示之所以自己的中签率高,是因为报名参与的市民很少,譬如成都高污染车限行,需要8个市民代表,但只有9个人报名。二是,胡老太说她有意见想表达,但她不是人大代表,也不是政协委员,而听证会就是她的机会。我想这两段话分别透露出一个意思:前者,公众参考公共事务的积极性普遍不高;后者则进一步说明,公众表达诉求的平台依然过于狭窄。而两者,又是互为因果的。
  广大公众缺乏参与听证会等这些公共事务的欲望,近年来表现得很明显。譬如各类听证会、公共事务调查、小区业委会的筹备工作等,人们的积极性都很低。近期最典型的事例,非东莞水价听证会莫属——从征集听证代表到报名截止日,仅五名消费者报名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这几名消费者(托儿除外)是挺重视自己民主权利的。假如胡老太所言属实,那么她似乎正在拾起我们丢弃的权利,起码可以说,如果大家的参与听证的热情都很高,她就不会有那么高的中签率。我们一方面放弃权利不用,另一方面又焦虑于自己“被代表”,似乎是自相矛盾的。
  其实说起来,我们每个人内心的矛盾乃来自于公共政策执行的矛盾。所谓公众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不高,原因并不在公众本身。你看个税法修正案征求意见稿,热情有多高?你再看网民在网上监督政府的热情有多高?意见被采纳、公共博弈的平台足够公正,公众的参与度自然就水涨船高了。所以,有时候与其说公众在放弃权利,不如说是狭小的、不公正的话语平台与现实的骨感,在无形中剥夺了公众的参与权。
  这么说来,你就明白,即使不是托儿的听证专业户,也无法帮我们拾起丢弃的听证权利。毕竟,他们自己的意见是否受到重视,是否说了白话,都是极不确定的事儿。我赞成胡老太“没有代表谁”的说法,因为她过往的许多听证表现,的确代表不了别人。不过,一个消费者不代表消费者说话,说起来也挺费解的。
  某种意义上讲,胡老太们倒是把问题揭示得更深入了一层。至于如何让广大公众重视自己的民主权利,该检讨的显然不只是一个听证会制度,更不是胡老太这样的听证专业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5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