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椿桦评论

别摸石头,请《摸着良心过河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椿桦  

椿桦,时事评论员、专栏作家。主编《中国年度时评》,著有畅销书《舆论尖刀》。新著《异论中国》已于2010年8月出版上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哈药臭味是多少人的香饽饽?  

2011-06-15 09:10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哈药这回臭大了!总厂厂长吴志军刚就媒体曝光的“超标排放事件”道完歉,媒体接着又披露了该厂“臭气扰民”而被官司纠缠的事儿,使得该厂之怪味进一步“臭”向全国。不过总体说来,哈药始终很幸运。《中国青年报》的报道称,哈尔滨有三位控告哈药的市民被其总厂臭了十年,2007年10月,市民刘珉的起诉书递交到哈市南岗区法院,但拖到第二年的4月才立案;而开庭却是在两年后;更怪的是,法院开庭后至今仍未宣判。
  打官司维权,最崩溃的事情莫过于此。我想哈药这种情况,大概是法院“大局意识”不断增强的结果,这里可不是“有钱人更有理”那么简单。所以,总觉得“哈药”这名字取得真好。其实说起来,三市民的起诉能立案,也有其幸运的一面,这得益于哈药的臭味太令人震惊了。这里举两例:一是原告刘珉穿上新洗后的裤子乘公交车,很多乘客老捂着鼻子躲他;二是法庭庭长及法官去刘珉家考察,庭长下车闻到臭味儿,扭头就走,之后便给立了案。
  这样的环境,显然连“低级”动物也不宜居。刘珉在起诉书上说:白天不敢在家,晚间只有咬牙忍受,尽管将门窗封严,但还是不能抵挡有毒气体的折磨。这造成了原告呼吸困难、咳喘、嗅觉丧失、记忆力下降、反应迟钝、严重失眠,并出现轻生念头。黑龙江省政协2009年也曾提案指出:与药厂一路之隔的哈尔滨医科大学,从1999年到2003年,发生肿瘤和死于肿瘤的员工达15人之多,其中多数是喉癌、鼻癌和肺癌。想想看,如今的药企并非完全是治病救人的,有时候也会出现相反结果。而哈药,显然不是孤例。
  说起来,这算不得什么大惊小怪的事儿。“哈药”而不“哈民”、宁“护臭”而不护百姓生命健康,可不是法院能决定得了的。在咱们社会,行政系统的“大局意识”影响到司法系统,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儿了。在哈药事件中,你不难想象法院的左右为难——判原告胜诉,可能会引来一大批的市民成为原告,从而令被告吃不消;判原告败诉,民意的反弹会令法院吃不消。所以拖延不判就成了唯一选择。
  哈药获得这般待遇,显然是因为有那么些人并不觉得它臭,而将其视为香饽饽。当然,这些人本身也闻不到那臭味儿。这就是为什么哈药迟迟没能迁走的原因,也是污染得不到根本解决的原因。这个“超级企业”的搬迁问题一旦提上日程,争抢它的地方想必都会摩拳擦掌,就像当年厦门的PX高污染项目一样,当地舍不得放,外地抢着要。
  在GDP至上的“哈经济”发展观左右下,那些高污染、高能耗的企业搬到哪去,除了多污染一块土地,多产生一批遭殃的百姓,并不会起其他作用。所以说到底,还得依靠改进生产方式,提高治污技术。但地方政府要舍得“出血”,不能光挣不花。另外国外药厂的生产模式也不妨借鉴一下,人家的原料药基本靠进口,将高污染转移到发展中国家。咱们发展经济,可别什么臭玩意儿都抓着不放。
  当然,我们承认转变发展观念得有个过程。所以这里只是希望,有关方面先从妥善处理好哈药“臭味扰民”一事开始吧!
 
汇聚最尖锐呼喊,关注新书《中国年度时评http://chunhuablog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1300978492011313311259/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282)| 评论(16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