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椿桦评论

别摸石头,请《摸着良心过河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椿桦  

椿桦,时事评论员、专栏作家。主编《中国年度时评》,著有畅销书《舆论尖刀》。新著《异论中国》已于2010年8月出版上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别拿烟草基金等同慈善捐款  

2010-11-16 09:44:26|  分类: 咀嚼中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该不该接受烟草行业的捐赠,的确是件颇费思量的事儿,相关争议持续至今,难见分晓。但最新一则报道所引发的辩论,似乎分出了胜负——近日,国家烟草专卖局在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设立金叶基金,捐款1000万元,用于支持“母亲水窖”及“母亲健康快车”两个公益项目。从某网站的调查来看,有大约八成的网民支持接受捐款,远多于反对者。
  所有这些论战,均源自烟草行业那被熏黑的暴利。支持与反对,各方的说服力看上去都很强。包括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在内的反对阵营,认为接受烟草捐赠,与控烟原则背道而驰,何况我国已加入《世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》,该公约规定“缔约方应广泛禁止所有的烟草广告、促销和赞助”。但这些理由在“八成”支持者看来,无异于道德洁癖——烟草是烟草,善款是善款,拒绝善款并不意味着烟草的危害消失,既然如此,不如利用他们的善款来回报社会。
  尽管有八成的网民支持烟草善款,并且挥出了道德大棒,但就烟草专卖局设金叶基金这件事儿,我肯定是一个反对者。显然,关于烟草的捐赠该不该要这个问题,不是简单地支持与反对所能说清楚的。在此,支持者与反对者无疑都忽略了一个关键要素,即,烟草基金,与慈善捐款,其实完全不是一回事儿。烟草专卖局所设的“金叶基金”,无论之于政府职能,还是控烟原则,都有颇多经不住推敲之处。
  所谓“金叶基金”,其专项资助的对象是妇女和儿童。对于这个定位,我深表钦佩,看上去,它的目的仿佛是为了补偿不吸烟的群体,并让这个群体支持吸烟。如果设立基金的初衷不是这个,我想它为何不把基金定位为医疗、扶贫性质?无疑,“金叶基金”是一个长期而固定的形象宣传,如果它是烟草企业行为,那么这个基金显然违背了广告法,并且与《世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》的精神相悖。执法部门完全可以对此展开调查。
  不过有支持者说,这是政府部门设的基金,因为烟草专卖局不是企业。我想,这样的解释,漏洞就更明显了。大家都知道,政府部门是没有钱的,它们的花费主要来自公共财政的拨款,而公共财政的钱又来自税收,如果政府部门直接拿税钱去搞慈善事业,那无疑是件荒诞不经的事儿。鉴于烟草专卖局与烟草公司属于一个机构两块牌子,因此我认为,设立基金的钱只能是来自于烟草公司,如果烟草专卖局没有小金库的话。
  但烟草企业并非不能搞慈善,譬如,某位患者病入膏肓,某位穷人穷得揭不开锅,烟草企业及时伸出援手,我们肯定支持。只是这种默默无闻的事情,烟草企业愿不愿干,则是个问题。此前,有烟企赞助希望工程,硬是露骨地让学校打上“烟草希望小学”的招牌,并且还在墙上刷出“立志奉献社会,烟草助你成才”的口号。新闻中,有人建议,烟草企业捐赠可接受,但不能冠名,也不能宣传。我想拜托这位,虽然社会上不乏当无名英雄的个人,但您听说过默默无闻做慈善的企业吗?
  请不要简单扩大慈善的外延,在全国各地控烟措施越加严厉,对烟草广告控制得几乎无立足之处的当下,我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度烟草行业的善意——在夹缝中寻找广告机会。相比起那些控烟大计,损失那些并不丰厚的烟草捐款算得了什么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08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